中医养生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中医新闻 > 中医养生 >

【王群大夫医案】--三麻二妙散治疗湿疹

来源:赵树堂中医馆  发布时间:2021-07-16

​徐某某,男,62岁。2021年04月11日就诊。

 

主诉:周身丘疹伴瘙痒3月余。

 

现病史:

患者3月余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双下肢红色丘疹,伴瘙痒,抓挠后瘙痒减轻,伴红色渗出明显,逐渐向上发展为腹部、胸部及背部,每日瘙痒难耐,必抓挠破溃渗出后症状稍缓解,遇热及夜间入睡后症状加重,于医院皮肤科诊断为“湿疹”,口服及外用各类药物,症状暂时缓解,停药即发。

今日中医门诊就诊,刻诊见:颈背部、胸腹部及双下肢散在红色斑丘疹,瘙痒,全身皮肤散在斑片状色素沉着。饮食可,眠差。小便可,大便黏腻。

 

【既往史】

高血压病史6-7年,口服降压药物治疗。

【四诊】

神清语利,面色略潮红,周身散在红色斑丘疹,部分破溃渗出。舌质淡,苔中黄厚腻。脉弦滑略沉。

辩证

患者一派阳热炽盛之象,脉诊合参,属阳明湿热范畴,湿疹遇热或夜间加重,更是热盛的表现。其在皮者,汗而发之。综合判定,属阳明湿热泛发于太阳之表,瘙痒难忍及夜间加重,考虑热已伤及阴分。辨为阳明湿热兼系太阳。

【诊断】

中医诊断:湿疮。湿热证。

西医诊断:慢性湿疹。

 

【治则】

清利阳明湿热,透散太阳郁热。

 

处方

麻杏薏甘汤合二妙散加味

麻黄6g,杏仁10g,薏苡仁30g,荆芥10g,苍术15g,黄柏15g,土茯苓30g,白鲜皮15g,丹皮15g,赤芍15g,蝉蜕5g,甘草10g。7剂。水煎服,日一剂。早晚二次温服。

二诊

2021年04月18日,胸背部丘疹明显减轻,瘙痒好转。双下肢略有改善。洗澡时仍感瘙痒。嘱停用沐浴产品。舌脉同前,继服药物。

 

麻黄10g,杏仁10g,薏苡仁30g,荆芥10g,苍术15g,黄柏15g,土茯苓30g,白鲜皮10g,丹皮15g,赤芍15g,蝉蜕10g,甘草10g。7剂,水煎服,日一剂,早晚二次温服。

 

三诊

2021年04月25日,胸背部及腹部丘疹基本消失。双下肢较前加重。洗澡后加重。(网诊)。舌脉缺。湿热下行,血分余热未清,调方继服。二麻汤合二妙散加味。

 

麻黄12g,杏仁12g,薏苡仁30g,生石膏20g,苍术15g,土茯苓30g,白鲜皮10g,苦参10g,地肤子15g,丹皮15g,赤芍20g,蝉蜕10g,大青叶30g,甘草10g。5剂,水煎服,日一剂,早晚二次温服。

 

四诊

2021年05月05日,下肢斑丘疹明显好转,瘙痒减轻。上半身未再新发。洗澡加重,夜间睡眠中未再发作。舌质淡,苔薄略黄,脉滑。继服药物。

 

麻黄12g,杏仁12g,薏苡仁30g,赤小豆30g,连翘10g,苍术15g,土茯苓30g,白鲜皮15g,苦参10g,丹皮20g,赤芍20g,蝉蜕10g, 甘草10g。7剂,水煎服,日一剂,早晚二次温服。

 

2021年05月24日,患者门诊反馈,服药后湿疹未再发作,洗澡及夜间均未再出现瘙痒。双下肢遗留散在色素沉着。临床治愈。

 

 

诊后思考

(1)湿疹的治疗,多从湿热论治。该例患者亦是如此,舌脉俱符合湿热的临床表现。全方以麻杏薏甘汤、麻杏石甘汤、麻黄连翘赤小豆汤为基本方,合用二妙散,或利湿为主,或清热为主,加减调治25天治愈。效果比较理想。

 

(2)整个治疗过程,遵循六经八纲、卫气营血的辨证理论,病机以阳明湿热为核心,太阳郁热为外症,热盛入营血,故在清利阳明湿热、宣散太阳郁热的基础上,合用清透营分热邪的药物,应该是辨证治疗有效的核心机制。

 

(3)该患者的治疗思路,来自于王彦权老师《麻杏二三汤治疗湿疹》的一篇医案。笔者受其启发,结合六经八纲及卫气营血辨证,验之临床,效果佳。

 

(4)蝉蜕一味,常见于消风散和升降散两个方剂。临床多认为其具有抗过敏功效,从中医角度考虑,蝉蜕轻浮,能散太阳浮热(荨麻疹),疏少阳郁热(夜啼),清阳明无形实热(外感高热)。

 

 

 

上一篇:上一篇:【王群大夫】肠易激综合症

下一篇:下一篇:夏季小儿腹泻

预约专家 精标药房 网上商城 在线咨询 联系方式

客服工作时间

周一到周日

7:30-21:00

客服

0531-67860526